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孟想

朋友来自复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玲娣  

2012-02-19 19:18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杨玲娣离开我们已有多年了,每次想起她,我都会觉得很悲痛!她和我是邻居,我们两家门挨着门,上中学时我们在一个班,后来又一起来到了复兴屯,我睡在炕头她挨在我边上,除去筑路营的那段时间,我俩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,直到她去上海读书。

   她是个言语不多能吃苦耐劳的勤快人,个子不高,干活却挺“飒头”。刚下乡的头两年,我的体质不怎么好,干起农活来总拉在她后面,经常得到她的帮助。特别是铲地或割豆子,她总是早早的到头后,又满头大汗的回过头来接我的垄。这种情景一直到两年后才有了改善,我终于能赶上“大队人马了”。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俩搭伴在食堂做过一阵炊事员,那可不是个好活,冬天里火不好烧,面不好发要早起,夏天时,出工早,吃饭早,起床就更早了。那时侯,我因为贪睡不肯及时起床,她总是悄悄先去食堂点火烧水做准备工作。我呢因为晚起,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只能在其它方面争取多干些活,比如压面,挑水等,因为我个子比她高干起这些活会比她轻松些。由于她各方面表现都不错,得到知青和乡亲们的一致好评,后被推荐到上海的师范大学念书毕业后留在田林三中教历史。那段时间,我们除了书信往来外,每年回沪探亲我都会去看她几次。不知是何原因她从来不会主动来看我,她的母亲曾当我面为此数落过她,可还是依然如故。久而久之,我的心中有了一丝的不满。由于工作和家务的拖累,我们的往来。渐渐的少了,而后随着各自住房的搬迁便失去了联系。忽然有一天,有人告诉我说她去世了,如同晴天霹雳,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迫切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第二天,我找到她娘家以前住过的房子,早已是人去楼空。我又向邻居们打听,终于有一位好心的邻居告诉我说她的弟弟好像住在某某小区,但不知道确切地址,我又找到那个小区,费尽周折在保安那里打听到了她弟弟的住址,终于消息得到证实。我禁不住失声痛哭,她的家人告诉我,当时是按照她的意愿,没有告诉我们她的情况。
   我抱怨自己为什么不主动的想办法与她联系,使我愧疚的是,在她病重期间没能在她的病床前照顾和陪伴她一天,甚至连看望她一次都没有,我想到我在松树沟卫生院住院那几天,是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我。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,后来从她家人那里得知,她信守佛教成了一名忠实的居士,我才恍然大悟,是那些清规戒律让她离开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,我尊重她的选择,也理解了她为何答应我来参加聚会,后又变卦不来了,心中仅有的一丝不满也随之消散。

   今天,我感谢松树沟插友博客的建立,使我能有机会在这些熟知我、也熟知她、并亲如兄弟姐妹般的插友面前,以这样的方式释放多年来一直纠结于我心中的这份情感,以表达对她的“哀思”。与此同时,我也想告诉每一位插友:未来不得而知,管他灿烂不灿烂,珍惜当下,珍惜眼前的每一天,借用万里的精典语句“有时朋友多聚聚,朋友有事多帮忙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